盛放(ofofofo)- 2021花火计划

发布日期:2021-09-15
浏览次数:22
Blooming Time
——2021年公益建造项目“花火计划”


这座孩子们亲手创作的装置,将在营地课程结束后留在学校,成为属于大凉山这座大自然的“游乐场”中的“旋转木马”。回收自城市的二手共享单车,成为了孩子们的大玩具。
十二辆ofo单车首尾相连,形成类似旋转木马的形态;中间以顶棚完成庇护的功能,成为一个靠骑车的人驱动的“旋转木马”。大家亲切地称它为ofofofo,循环的o和f两个字母,回应了装置的形态。词与物之间紧密咬合的形式与节律所传达的情感,仿佛是格特鲁德·斯坦因(Gertrude Stein)诗中的金句“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这是一个独特又梦幻的装置,它看起来似乎有点危险——学自行车的过程对很多孩子来说都异常艰难;但又十分安全——十二辆相互咬合的自行车,形成了一个既可以旋转又不会倾倒的稳定结构。但若是有人“摸鱼”,它也很难顺畅快速地旋转起来。孩子们在安全的结构下,探索感官和运动神经,锻炼身体的平衡与协调系统,也尝试着协同与冒险。

我们的自行车不摔跤!
“最开心的是上午我们一起去装自行车,自行车特别好玩。小时候,我因为玩自行车,就把胳膊摔伤了。从那以后,爸爸妈妈就不要我骑自行车,所以我很希望能再骑一次自行车。”
“我们的自行车不摔跤!”
营地期间正逢彝族火把节,由于疫情原因,近两年州级的火把节都被取消了,孩子们难免失望。今年在营地中,他们亲手创造这段“盛放的时间”,然后将这美妙的造物分享给营地七十多个孩子们。火把节的独特礼物,让操场成为欢声笑语的游乐嘉年华。
玩耍是孩子们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可以自我主宰的事情。
他们在日记里写道,“今天是最好玩的一天哦!因为我们做自行车做的太棒了!”
“我今天有很特别的开心,老师们说,这些自行车留在我们的学校!”
真正存在的是此刻。在城市中“消失”的小黄车,成为了孩子们手中的“大玩具”。日常的用品在被“陌生化”之后,拥有了新的形式,讲述了物的寓言。

大凉山比较大!
“城市和大凉山哪里不一样?”
“大凉山比较大! ”
在“大”凉山里,藏着形态各异的植物山石,也有着历经沧海桑田依然流传至今的彝文。
彝文源于表意,在漫长的发展中逐渐向表音文字转化,形成了独特的文字结构,类似汉文简化的篆书,大部分是独体字。虽然是大凉山彝族特有的文字,但是如今,会写彝文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在和学校彝文教师沟通后,我们共同在营地里为孩子带来了一节彝文课。孩子们手下的文字以低粘度胶带贴在装置的篷布上,再辅以大凉山里采集的植物山石喷绘。彝文构成感极强的图形,与植物山石的剪影,共同构成了装置上属于大凉山的印记。

建筑师会发明各种东西!
“你觉得建筑师是做什么的?”
“建筑师,会发明各种东西!”
在近几年的“共享单车大战”中,上千万辆小黄车从城市街头突然出现又销声匿迹。
这些“消失”的小黄车,可否被“发明”为营地的“大玩具”呢?
在数次方案的推演中,结合小黄车的结构,整体装置搭建的灵活性和成本控制,我们选择并完善了“盛放”这个方案。
我们将小黄车提前进行了简单的改造加工,让它成为一辆“折叠车”;重新组装了踢脚等零件,支撑顶棚结构,使这十二辆小黄车,成为孩子手中的“原材料”,经过简单的操作,就可以变身成为一个大玩具。
出于装置制作与使用的需要,单车上的挡泥板,车筐,车轮等部件都需要被取下来。但我们不希望这些零件被浪费掉,因此围绕共享单车设计了一系列美术与雕塑课程:前后挡泥板围合成“眼睛”,请孩子们画出眼中的大凉山;车轮成为了“蜘蛛侠”编织领地的结构基础;车筐则成为了承载七日营地记忆的“回忆之匣”。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盛放
项目地址:四川大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普格县特尔果中心校
完成时间:2021.7.23
建筑面积:15㎡
营地设计:武汉种太阳社会发展与创新中心
装置设计:一本造工作室
主持建筑师:李豪
项目建筑师:陈星光
团队:李豪,陈星光,周雪儿,南雪倩,王晓阳,张珍妮,吴琳倩
志愿者:张雨涵 王秀 向伟静 王子豪 郭旭仪 雷应宝 李可欣
小建筑师:吉各医生 吉木么日各 吉各阿牛 吉木么日呷 吉各么常英 吉木阿牛 吉木子呷 林源 丰杰 马海日木 吉比军杰 土比尔日 杨川 阿则子拉 吉木尔达 吉各日阿木 阿子么子合 吉木尔阿木 久么友轰 丰小明 吉各么子呷 毛成方 吉木么尔歪 各永聪 俄洛日呷 陈军 俄洛么子咱 丰龙英 吉木子呷 阿皮么王里
摄影:李可欣,南雪倩
主要材料:自行车,帆布,tpu等